Lunule

空中青碧到如一片海,略有些浮云,仿佛有谁将粉笔洗在笔洗里似的摇曳。

千思万绪尽无言

今天最想起哪一句

“他看见一地月光,仿佛满铺了无缝的白纱,玉盘似的月亮现在白云间,看不出一点缺。”

“中国的孩子,只要生,不管他好不好,只要多,不管他才不才。生他的人,不负教他的责任。虽然“人口众多”这一句话,很可以闭了眼睛自负,然而这许多人口,便只在尘土中辗转,小的时候,不把他当人,大了以后,也做不了人。”

我掉落的三片叶子连在一起就是一整个没有秋天的四季。

相比只唱情歌看不见坦克的精英教育,粗砺的真实更应被奉为生活的圭臬。

在隔岸挥手,让每一缕流水都通往文字的石缝,我们自己滋养自己,变异出从未结果的种子。

我可以接下最哭泣的来电,却不知道可以把这些幽暗又打去谁那边。

白天的住院你也来,又只是笑,我也笑。不见时你打字,三行十行一百行的发,我晚饭。生日你要数学书,道你不是学习,往里塞几张纸,聊今晚的月亮,我弄丢。生活比想象的好,美酒音乐都属于它,我也好,不是一般的好,除了回不去年少。